首页 > 正文
经济参考报|化解恶性竞争实现合作共赢 ——陆海新通道创新合作机制效果观察

  本报记者

  陆海新通道建设全面提速的背后,合作机制的创新扮演着关键角色。《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印发三年多以来,陆海新通道已形成国家层面的省部际联席会议和地方层面的“13+1”省际联席会议等多层级议事协商机制。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通道沿线省区市调研发现,合作机制的创新,推动通道“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作”,杜绝各地恶性竞争,促进沿线省区市初步实现合作共赢。基层同时反映,合作机制在部分关键领域的统筹协调力度仍有提升空间,可进一步细化落实,推动更高水平合作共建。

  “一盘棋”运营化解恶性竞争

  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已形成多层级议事协商机制。其中,国家层面是由发改委牵头,14个国家部委、5个主要省区市、3个央企组成的省部际联席会议;地方层面是由重庆牵头,覆盖西部12省区市、海南省和广东湛江市的“13+1”省际联席会议,并设立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为实现“共商、共建、共享”提供重要保障。

  在此基础上,西部陆海新通道设立跨区域综合运营平台——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由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宁夏、新疆、湖南等省区市合作共建,并同步成立重庆、贵州、甘肃、宁夏、新疆、湖南等区域子公司,按照“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作”原则推进通道建设。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了解到,西部陆海新通道合作机制创新,推动西部地区形成“一盘棋”,破解了此前国际物流大通道建设发展中的最大难题——各省区市间的恶性竞争。

  在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大数据中心,可实时查询沿线各地铁路、港口等实时信息,并能对沿线省区市的货源、车板、船期等进行调配,实现资源优化配置。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渝培说,公司已推出“一次委托、一票到底、一次保险、一箱到底、一次结算”的铁海联运“一单制”服务,通道正向着“通、畅、便”目标迈进。

  与其他国际物流大通道类似,政府补贴也是陆海新通道培育期的重要支撑,有的通道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各条线路争抢货源、通过高额补贴低价揽货等恶性竞争现象。但记者在陆海新通道沿线调研发现,陆海新通道各条线路上下行补贴基本持平,恶性竞争乱象基本杜绝。

  合作共赢局面初步形成

  在“一盘棋”合作机制下,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省区市合作挖掘西部开放潜能、提升班列运行效率、推动项目政策落地,初步实现合作共赢。

  通道沿线省区市合作挖掘西部地区开放潜能。记者调研发现,沿线省区市各类特色产品,如甘肃的苹果、宁夏的化工产品、重庆的汽车摩托车等,沿着陆海新通道方便快捷地走向国际市场,有力带动西部地区开发开放。

  同时,沿线省区市还合作进一步挖掘开放潜能,合作研发适合陆海新通道运输的产品,统一打造“陆海优品”品牌,经陆海新通道成功出口,都已成为当地外贸新增长点。

  沿线省区市也合作提升班列运行效率。日前,从甘肃出发的首列中药材集拼集运班列,经重庆集结拼箱后抵达广西钦州港,顺利出口希腊。兰州国际陆港管委会主任李建亮说,西北地区产品种类相对单一、数量少,用户相对分散,往往难以成列开行,集拼集运模式将各地分散的货物集结编组后形成整列发往目的地,让更多西北地区货物搭上陆海新通道。

  “陆海新通道集拼集运班列的常态化运行,主要得益于合作机制的有效运行。”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主任刘玮说,陆海新通道沿线省区市已合作建成“一主两辅多节点”的运输枢纽网络,已覆盖13省49市94个站点,通过“多点集结”实现货源整合分拨,有力提高了班列运行效率。

  在此基础上,沿线省区市合作推动政策项目落地。依托省部际联席会议和“13+1”省际协商合作机制,陆海新通道沿线省区市梳理政策诉求清单,联合推动政策项目落地。

  比如,沿线省区市已联合争取中央部委支持贵阳至南宁、南宁至崇左等国省干线,以及南宁伶俐物流中心、重庆交运物流基地等项目建设,并支持重庆进一步加强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建设,进一步完善干线铁路、港口及物流枢纽集疏运体系等,惠及沿线各省区市。

  基层盼进一步细化落实合作机制

  基层反映,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省部际联席会议、“13+1”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等合作机制,已在推进通道建设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未来在部分关键领域的统筹协调力度仍需进一步提升。

  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董事长李延强等反映,现有合作机制在应对各地铁路运价优惠政策不一、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等部分关键领域仍未发挥出更大作用。比如,铁路部门对西北地区班列线路优惠力度偏弱;通道中线、西线运能接近饱和,但各项扩能工程尚处于前期工作状态。

  通道沿线省区市多位基层干部呼吁,在现有合作机制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常态化协调工作机制。例如进一步加密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召开频率,常态化评估合作开展情况,会商解决遇到的困难和问题,研究下一步合作方向。

  基层同时建议,合作机制进一步细化落实,相关部委可着手研究陆海新通道建设工作分工,并根据目前遇到的问题出台支持通道建设的相关政策。沿线地区政府可分领域进一步建立协商机制,共同确定通道建设框架方案,将建设具体方案、建设重点项目和具体工作职责纳入框架方案。

  比如,由国家层面推动通道沿线省区市发改部门建立协商机制,共同加大通道硬件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推动铁路运输企业与通道运营平台尝试开展“量价捆绑”合作的试点工作等;沿线省区市商务部门建立协商机制,加强通道沿线地方政府、海关及运营平台在招商推介、货源组织、通关便利化、物流标准化、信息化等方面的协同等,推动更高水平的合作共建。

  (记者 王金涛 赵宇飞 王铭禹 许晋豫 潘强 徐海涛 胡佳丽采写)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8699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