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聚焦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 来听听这些专家学者怎么说

  继首场“长江文化会客厅”圆桌会后,3月20日,又一场以“长江国家文化公园-重庆将有何为”为主题的长江文化会客厅圆桌会在重庆传统风貌旅游区十八梯举办,重庆文创产业协会、重庆华龙网文化艺术中心、重庆文创产业研究院携手重庆十八梯文化、重庆渝商博物馆、重庆母城文化、重庆非遗保护协会、重庆电影技术专委会、重庆文化艺术品行业协会的专家学者,共同参观了十八梯传统风貌区,听取重庆十八梯从历史保护到更新建设的历程介绍,现场实地感受重庆在长江文化历史保护与文化旅游发展进程的成果。华龙网文化艺术中心负责人姜连贵表示:重庆十八梯留住了重庆人的记忆和乡愁,是重庆文化的又一张“金字招牌”,值得重庆的城市更新和各区县文化旅游发展学习借鉴。

  本次圆桌会上,与会专家和学者们共同就“十四五”新时期“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并结合“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发展蓝图进行了深入探讨,认真讨论了将重庆纳入“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示范区”的建议,并就“重庆将有何为”提出了各自不同的看法。与会成员们一致认为:“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对于重庆实施历史文化保护和树立文化自信、推动重庆文化旅游与社会经济全面融合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同时也为重庆融入整个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带来全新的历史机遇,更成为整体提升重庆文化软实力的全新动力。

好烦2

  “长江文化会客厅”联合推动人、重庆文创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重庆创意设计家协会名誉主席徐刚认为,长江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意味着长江经济带十三个省市区的大、中、小各个单元有一“全局一盘棋”的战略价值,不仅得到了点、线的串联,更有面和立体的呈现,还把城市和广大乡村融合到了一起。这一盘大棋的魂就是“长江文化”。他认为,重庆不能等这张蓝图描绘出来,而是应当有所作为。重庆拥有众多的条件和长江历史文化的丰厚资源,可以从某一个节点来实施带动发挥,渝中区的“母城文化”在这一战略中优势明显,重庆“母城文化”就应像十八梯一样,保护住这些历史文化的细节,留住这座城市的乡愁,用很小一个点,一个局部,来融入到长江国家文化公园战略,成为这个大公园中的一个亮点,呈现出长江文化的价值。

  渝中是重庆母城,历史文化价值深厚,文化作为的空间巨大。今天的市场消费已经升级,文化在新经济中的价值愈加明显,精神文化消费已成为文化旅游经济发展的灵魂所在。因此,如何将历史文化、历史文物有效利用,走文化的正道,养城市的精气神,需要文化创意和设计师们积极参与,有了这种参与,社会才能看到并得到更富创意内涵的文化产品,获得文化旅游的深度体验和满足,同时创造出重庆的文化红利。他认为,“文化会客厅”这种形式,可以更加丰富,可以有更多内容,让城市、乡村发出更多文化和创新思想的声音。

  重庆母城文化公司负责人龚长生认为:重庆从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定位再到融入长江国家文化公园战略,对于重庆的发展有重大意义,可以扮演重要角色。从深层次上来讲,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就是通过长江文化而形成民族的文化合力,文化自信的凝聚力,达成以长江为傲的“家国情怀”,将长江流域的历史文化汇入一个文化高度自信和高度自觉的新时代向世界予以全面呈现。而重庆作为长江上游的大山大水之城,两江四岸的气势,应当在长江经济带发展和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发挥作用,可以率先牵头举办“长江国家文化公园节”。

  重庆渝商博物馆馆长吉俊春认为,“渝商”的文化精神,就是“长江文化”孕育和哺育的结果。世界四百年前的大航海时代,发展出一批滨海商贸和产业大城,四百年后的今天,现代科技和交通则为内陆重庆带来全新的崛起和发展机遇,在长江国家文化公园这样的新历史大框架下,重庆将有何为?渝商500万人,就是长江文化在经济和商贸发展领域的重要力量,卢作孚就是重庆渝商不屈挠艰苦创业和奋斗的一个代表,因此,重庆不仅仅要有长江“母城文化”的记刻,还必须要有一个“母城思维”的战略,有思想,有创新,在今天和未来的长江国家文化公园的大战略中,创造出渝商发展的新空间。

好烦3

  十八梯传统风貌区企划负责人付南飞表示:十八梯从整体更新规划到保护建成,一直都是依循着对重庆母城历史文化基因尊重的原则,保护并记录重庆这座三千年历史和八百年重庆城的发展脉络,借助城市更新而保留重庆乡愁,更将重庆人的耿直厚重、重情重义的故事讲述出来,所以,十八梯不仅仅是渝中的十八梯,同时也是重庆人的十八梯,更是以“长江故事”的方式有声有色有情有感讲述中国长江文化的典型表达。他认为,一个传统风貌区和文化旅游目的地并不止于规划建设,而在于有形有魂有故事,“有故事”和“讲故事”是文旅持续发展的核心。十八梯的“有故事”,是对重庆十八梯“七街六巷”历史文化的深度保护和人文价值挖掘,而“讲故事”则是对重庆十八梯的母城文化、市井文化、抗战文化、艺术文化和传统文化的情怀表达。在今天的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发展战略中,十八梯将更加深入地传讲重庆故事,让十八梯成为重庆人和广大游客的“记忆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