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捕鱼为生到护渔为己任 沙坪坝渔民的“上岸”生活

  夕阳西下,洒下一片金黄,嘉陵江水被照得发亮,68岁的杨建平拉上门把手,踱步出门,开始这天的散步。

  杨建平住在重庆市沙坪坝区金沙正街,从他家到磁器口古镇只要步行10来分钟,他最爱去的还是磁器口码头。

  “这几天嘉陵江涨退的水位都还比较固定。”杨建平一边散步一边观察,对他来说分析江水水位是日常操作,“毕竟几十年的习惯了,每天看到这条江才安心哦。”

  杨建平是土生土长的磁器口人,从小在嘉陵江边长大,下岗后又靠在江上打渔为生。

  2018年,为响应“长江流域退捕禁捕”政策,保护母亲河,杨建平退捕上岸,从“水上漂”回到“金沙正街”。

  在沙坪坝区,和杨建平一起退捕上岸的渔业从业人员共有140名,都在2019年10月23日,顺利签订《退捕转产协议》。

  2020年1月1日0时起,沙坪坝区开始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如今退捕渔民们“正式”上岸已近两年,渔民变市民的日子过得如何?沙坪坝区在推进渔民安置保障和禁捕工作上做得怎样?本期“江边的故事”走进沙坪坝渔民的上岸后的生活。

  杨建平

  从江上到岸上 晚年生活更惬意了

  退捕上岸后的杨建平日子悠闲,一会儿看看电视一会儿喝喝茶,电视看累了就望望窗外。

杨建平时常站在窗户前望向磁器口的方向。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王庆炼 摄

  从杨建平家中的窗子往外望,斜对面就是磁器口古镇,再把目光放远一点,勉强能看到嘉陵江岸。有时候,这一望,就把思绪拉回了打渔的日子。

  “我从小就喜欢摸鱼,下岗后没工作就以打渔为生了。”杨建平望着窗外戏说到,偶尔打渔“搞起耍”可以,职业渔民风餐露宿还是不轻松,有时候可能还有生命危险。

  那次被两条货船“夹击”的惊险仍然历历在目。

  “两条长长的货船,一上一下,我夹在中间,左摇右翻。”货船搅动后的江水波浪翻滚,渔船荡在江上就像人过铁索桥,晃得站不稳。杨建平正在收网的关键时刻,舍不得一兜鱼,也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随时做好了跳江的准备。”杨建平心里盘算,幸好参加了沙坪坝区组织的渔民自救技能培训,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

闲暇之时,杨建平会和亲朋好友打微信视频电话。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王庆炼 摄

  比起江上的惊心动魄,上岸后的生活更加规律和稳定。儿女常回家看看,兄弟姐妹微信视频连线,茶余饭后散散步,杨建平的退休生活让人羡慕。

  对于禁捕退捕,作为跟嘉陵江边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市民,杨建平很有发言权。“几十年打渔,我也发现水里的鱼儿是越来越少了,有的品种现在都没得了。”杨建平支持长江十年禁渔,他希望那些消失的鱼儿又回到嘉陵江的怀抱。

  章家云

  从“夫妻船”到四世同堂 家庭更圆满了

  “客人里面请,你们要红汤还是鸳鸯?”“麻烦让一让,菜来了!菜来了!”在磁器口附近的火锅店里,退捕渔民章家云忙得热火朝天,不论是打渔还是就业,瘦小精干的他都卯足了干劲。

章家云(左起第一人)四世同堂全家福。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章家云1984年从铜梁区来到沙坪坝区打渔,一待就是37年。在沙坪坝结婚生子,现在外孙都快7岁了。

  从自由自在的渔民到按部就班的火锅店服务员,章家云属实有些不习惯。

  “以前打完渔就可以去喝点小酒了,现在要老老实实干到下班时间。”章家云从2018年夏天“上岸”,已经就业3年多了。

  但跟自由比起来,“四世同堂”的团圆更能抚慰章家云那颗漂泊的心。

  章家云曾经的渔船俗称“夫妻船”,即一对夫妻吃在江上住在江上,除了望江就是望对方,关于“家”的体验总是少了父母子女那一份。

  而现在,章家云和父母、子女、外孙四世同堂住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不仅多了柴米油盐的烟火气,更有阖家欢乐的归属感和幸福感。

  为全面推进渔民安置保障,章家云所在的街道、沙坪坝区农业农村委根据其自身情况给他推荐过保安、水产品销售等工作,综合各方面考虑,他选择了离家只有20分钟路程的火锅店服务员工作,他的老婆则在磁器口街道金碧社区就业。

  其实在上岸之前,章家云算过一笔账。

  算经济账,章家云心里打鼓;算生态账,章家云就说“划得着”。

  “我们这一代不打渔了,先把生态保护起来才能可持续发展,子孙后代才有金山银山。”章家云在前几年的打渔中也发现因为不合理开采,嘉陵江的河床破坏严重,河势也越来越不稳定,急流暗流增多。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新密码,在推动长江经济带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上,每个人都能以己之力参与之中。

  关于未来,章家云则坦言,“希望政策越来越好,60岁退休后每月社保能有1000多,满足基本生活需求。”

  据了解,沙坪坝区针对140名渔业船员已全部建档立卡,截至2020年10月19日,已全部完成140名沙坪坝区退捕渔民社保参保工作。就在今年上半年,沙坪坝区又追加给退捕渔民养老保险补贴40余万元(人均2500元),章家云的退休心愿有望实现。

  陈在友

  从捕渔到护渔 对母亲河更负责了

  和章家云不同,陈在友退捕后仍然和嘉陵江打交道,只是他从以捕鱼为生转变为以护渔为己任。

  陈在友目前是沙坪坝区渔政执法船管理员,2018年退捕后,在相关政策的指导下,考取水手证。2020年6月份,沙坪坝区招聘渔政执法船管理员,优先将橄榄枝抛向了退捕渔民。

陈在友正在检查执法船。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王庆炼 摄

  “渔民对汛期、枯水期等水况熟悉,也懂得维护、打理渔船。”沙坪坝区农业农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退捕渔民具有岗位所需的技能,另一方面也是确保上岸渔民稳定就业。

  据了解,为落实退捕渔民的安置保障,沙坪坝区人力社保局安排专人对辖区渔民进行信息摸排,通过入户宣传、微信、QQ等方式多渠道宣传就创政策,提供职业介绍200余人次,并积极组织有培训意愿的渔民进行职业技能培训。

  目前,140名渔民中,转产安置率达到了100%。

  经过筛选与考核,陈在友成为渔政执法船管理员,继续工作在嘉陵江上,与渔政执法力量通力配合,成为护渔禁捕队伍的一员。

  “日常的工作就是看护、维护执法船,根据水位情况及时挪船,确保执法船的安全。”陈在友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执法船管理员这个岗位做的事都是自己熟悉的,擅长的,工作起来得心应手,“不太一样的就是我以前在执法船的对面,是渔船上的渔民;而现在,执法船外出执法时,我也是船上的一员。”

  对于陈在友来说,从捕渔到护渔角色的转变,他的心中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

  “保护母亲河,禁渔退捕不是说说而已,大家都在切身行动。”陈在友在清理收缴的渔具时发出感叹,以前不知道禁捕、护渔工作的辛苦,现在参与其中才明白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有太多的工作要做。

执法队员对垂钓市民进行长江十年禁渔政策讲解。沙坪坝区农业农村委供图 华龙网发

  新闻延伸:沙坪坝区多部门联合执法 禁捕长治久安正在进行时

  记者了解到,沙坪坝区地处嘉陵江上游,其中嘉陵江段岸线长17.8公里、梁滩河岸线近40公里,水域点多面广,禁捕任务复杂艰巨。

  “一人、一杆、一钩、一线,我们都知道了。”看着巡查的执法人员,岸边娱乐垂钓的人们自觉表示,十年禁渔的政策都知晓了,规范娱乐垂钓的方式是为子孙后代谋福。

  记者看到,在沙坪坝区嘉陵江各个码头都张贴有十年禁渔的公告,在梁滩河等支流的小桥上,悬挂起十年禁渔的宣传横幅,一些水产市场里的商户也用LED招牌播放着十年禁渔的政策。

  据了解,沙坪坝区农业农村委、区公安分局、区市场监管局、区交通局打出组合拳,以禁捕、禁售、禁食三个抓手同步发力,强化水陆两线巡查,加大执法宣传力度,实现从“水面”到“餐桌”的全链执法监管。

  今年1-6月,沙坪坝区打响 “零点行动”“春雷行动”“清风行动”“砺剑行动”等专项执法行动,开展执法检查91次,出动执法人员656人次,执法车辆90台次,执法艇36艘次,检查餐馆渔庄103家次、水产品市场40家次,发放宣传资料1000余份,张贴宣传横幅12条,海报50幅,开展现场宣讲会2次,确保禁捕士气不减,禁售力度不松,禁食热度不减。

  “我们晚上有时候看到河里有光,生怕是电打鱼,都要打电话举报,不允许这些人随便破坏生态环境。”

  对于热心市民的举报,沙坪坝区农业农村委、区公安分局、区市场监管局、区交通局等部门强化协同,组织开展联合执法行动20次,全覆盖巡航沙坪坝区天然水域,摸排掌握“垂钓微信群”645个,涉及人员3000余人,坚决遏制违法行为的苗头。

  今年以来,沙坪坝区立案查处违法经营行为、非法捕捞行为等各类违法行为15起,其中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4起、涉案人员6人,行政处罚案件11起,涉案人员13人,罚款人民币35800元。

  “娃娃鱼今年已经救助4条了,水生生态环境好了,珍稀动物的数量开始多起来了。”渔政执法人员表示,嘉陵江生态正在逐步向好。

  下一步,沙坪坝区将持续以高压态势,紧盯偷捕现象多发的南溪口、中渡口水域,在强化日常巡查的基础上积极开展联合执法和专项检查,常态化抓好“禁、稳”工作,打造全民护渔氛围,结合河长制考核,督促镇街护渔人员及时发现、报告和制止破坏水域生态的违法行为,营造保护长江生态的良好氛围,把禁捕护渔的长治久安进行到底。(记者 王庆炼)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7889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