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今年洪水“姗姗来迟”?专家权威解释来了

  九月七日,长江上游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工作人员介绍寸滩水位流量。新华社发

  9月7日,“嘉陵江2021年第2号洪水”(以下简称“嘉陵江第2号洪水”)和“长江2021年第1号洪水”(以下简称“长江第1号洪水”)相继通过重庆中心城区。

  在中国,防汛有“七下八上”关键期的说法,指的是每年7月下旬到8月上旬,是一年里降水最集中、强度最强、极端降雨发生概率最大的关键时期。去年,重庆遭遇历史罕见特大洪水袭击,发生时间便是在7月到8月之间。

  那么,今年长江、嘉陵江的洪水为何“姗姗来迟”?长江、嘉陵江同时发生编号洪水,对我市防汛形势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入汛以来重庆中小河流汛情如何?9月7日,重庆日报记者采访了长江委水文上游局、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的专家。

  重庆遭遇今年入汛以来最大洪水

  “其实,今年长江、嘉陵江的洪水并没有‘迟到’。”长江委水文上游局水情预报室副主任张娜告诉记者,从水文角度讲,每年5-9月都是汛期,在这个阶段的任何时间段发生洪水都比较正常。市民之所以觉得洪水“迟到”,是因为每年7、8月份降雨比较集中,洪水多出现在这个时段。

  张娜介绍,今年5-8月,长江上游流域降雨总量正常略偏少,特别是5、6、7月,降雨都比常年偏少。入汛以来,出现过两次强度较大的降雨过程。受降雨影响,7月11日19时,“嘉陵江2021年第1号洪水”形成,当月嘉陵江、长江发生了一次涨水过程,此后大江大河汛情总体平稳,直到这次嘉陵江第2号洪水、长江第1号洪水过境。

  张娜说,此次洪水是因长江上游的岷江、沱江流域和嘉陵江上游的渠江、涪江流域同时下雨,两江集中来水叠加而致,这也是今年入汛以来重庆遭遇的最大洪水。

  水库群联合调度拦峰错峰,极大减轻防汛压力

  今年长江、嘉陵江再次同时发生编号洪水,对重庆的影响如何呢?张娜介绍,今年,尽管两江几乎同时发生编号洪水,但一来“长江第1号洪水”主要因嘉陵江涨水和长江干流上游来水所致,二来重庆两江底水不高,再加上两江洪峰到来时间稍微“错峰”通过,因此,今年的洪水“威力”要比去年小得多。

  据了解,9月6日,重庆市水利局已紧急请示长江水利委员会,通过水库调度减轻重庆防洪压力。6日,长江委调度金沙江下游梯级水库,将金沙江1.2万立方米每秒左右来水消减至6500立方米每秒左右;会同四川省水利厅调度亭子口水库将出口流量控制在600~800立方米每秒,调度三峡水库下泄流量从2.62万立方米每秒加大至2.8万立方米每秒。此外,市水利局向草街电站下达3期调度令,尽可能减轻了洪水对主城及合川的影响。正是由于水库群联合调度拦峰错峰,极大地减轻了重庆的防汛压力。

  中小河流秋汛明显

  市水文监测总站水情科科长黎春蕾介绍,今年以来,我市中小河流48条54站101次超警戒水位,其中18条18站31次超保证水位,较多年同期基本持平。

  黎春蕾介绍,在今年出现超警超保的中小河流中,时间上七成出现在7-8月,空间上八成分布在重庆东北部、西部及中部。暴雨区域重叠多,部分河流多次涨水,比如长寿区御临河称沱站5次超警,其中3次超保。此外,中小河流秋汛明显。自8月下旬以来,我市已多次出现暴雨洪水,中小河流超警超保频发,汛期近50%的超警超保洪水出现在8月下旬到9月上旬。

  受华西秋雨影响,市水文监测总站预测9-11月重庆境内降水总体以偏多为主,长江以北地区显著偏多。因此,9月至10月,我市东北部及西部部分地区中小河流可能出现一定程度涨水过程,个别中小河流可能会出现超警戒水位洪水。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839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