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悬崖植树人“下岗记”

  “满山坡绿油油,哪里还需要天天植树!”林云喜笑呵呵地指着远处的一片青山。 石漠化被称为地球的“癌症”。曾经,重庆巫溪县四分之一的土地“患病”石漠化,且大多分布在悬崖峭壁间。 为治愈石漠化带给大山的累累“疤痕”,在巫溪县宁厂古镇,以林云喜为代表的50多名“悬崖植树人”,在千亩荒山上种下六万多棵树苗,荒山从此变青山。

  就干这个营生,种树!

  林云喜虽然已65岁,但身体精瘦,精神抖擞。长年攀爬陡崖,已导致他手上布满老茧,指节粗大变形。

  “我干植树营生已经40年,看到树苗就像看到亲人,有感情了。”

  那是改革开放后,西部大开发、退耕还林的春风,陆续吹进闭塞的大山。巫溪县猫儿背林场计划种植上万亩落叶松、油松等。

  “你去林场打工吧!”在父亲的鼓励下,20多岁的林云喜背上行囊,加入了植树队伍。

  林云喜开始像个学生一样,扛着挖坑的条锄,认真学习树苗种植技术。

  林场在一座大山上。他和工友们早晨攀爬上山,晚上摸着羊肠小道下山,慢慢摸清了在山上植树的“窍门”。

  “遇到陡峭的斜坡,不要垂直作业,一字排开植树最稳当。因为上头的石头滑落,下头的人容易受伤……”

  他说“窍门”,第一个就关乎安全。

  大山里植树,麻烦的是吃饭。他们随身携带炊具和简单的食材,大多时候煮面条。

  “有时候大风吹得火苗乱窜,水烧不开,面条大半天煮不熟。”

  山里也有大自然的馈赠,煮面条的配菜,是不用担心的,新鲜的蘑菇、鲜嫩的竹笋、美味的野菜……哪一样都让人欣喜。

  但碰到恶劣天气,歇脚躲雨更麻烦。

  有一次,他和工友在林场一座废弃的瓦房里歇脚。李子大小的冰雹噼里啪啦砸下来,砸穿了瓦房的屋顶,砸在他们身上。

  外面风雨大作,他们只好蜷缩在破瓦房的角落里,生起篝火,坐了整整一夜。

  在悬崖峭壁上种树,真难!

  “在悬崖峭壁上种树,每一棵幼苗,每一斤泥土、水、沙子,都要肩背手提,一趟趟运上去。有时候,一天要上下二十来趟……”

  林云喜谈起官山林场的艰辛,表情里竟然有一丝自豪。

  巫溪宁厂镇官山林场,附近拥有天然盐泉,曾是著名的制盐之地。熬盐蒸发的碱曾伤害附近的山林,山地石漠化、盐碱化问题,一度困扰当地。

  为坚决摒弃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经济增长的做法。十八大以来,巫溪县开展石漠化治理工程,宁厂镇官山林场作为大宁河景观走廊的核心地,最先开始治理。

  林云喜担任官山林场工班长,带领着四五十人的植树队伍。

  官山林场的悬崖,垂直高度三四百米,坡度多在60度左右,人爬上去就困难重重,更别提在山上种树。

  他们几乎匍匐身体,背上是树苗、泥土、沙子、水……双手抓紧杂草和岩石,双脚踩在巴掌大小的“窝窝”里,一寸寸朝山上爬。

  为什么要背泥土、沙子上山?

  因为悬崖峭壁上土壤稀薄,他们必须在石壁上挖坑,回填泥土,再用沙子和泥土做一个“窝子”,才算为小树苗建好一个“家”。

  陡峭的崖壁上,人不好发力,石头又难挖,上半身一使劲,下半身就往下滑。有时工友们用半天“巧劲儿”,才能挖三四个“窝子”。

  为什么大家不戴安全帽?面对记者的疑问,林云喜摆一摆手。

  “安全帽要遮挡视线,影响我们爬山;有时候安全帽还要碰落碎石,脚下的工友容易受伤。”

  上山下山,林云喜总爱殿后。

  “小心松动的石头哦!不要上下垂直站人哟!”安全提醒,他常挂在嘴边。

  尽管如此,也难免受点小伤。他脚踝、手臂上的疤痕,都是在山上磕破所致。

  近年来,林云喜和四五十名工友,在官山林场上千亩的悬崖峭壁上,搭筑了6万多个石窝子,种下6万多株小树苗!

  守一片绿水青山,惬意!

  曾经的小树苗,渐渐长成碗口粗的大树。

  如今的官山林场,绿油油一片,苍翠喜人。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十多年前站在官山林场脚下向上望,一片一片的山石凸出来,现在再也看不到那样的景象了!”巫溪县林业局工作人员陈辉感叹。

  自巫溪县林业局和“悬崖上的植树人”向石漠化宣战以来,一座座荒山,一寸寸变绿。数据显示,巫溪县的森林覆盖率,已从2017年的65.6%增加到2020年69.7%。

  林云喜和工友们,收到植树的“邀约”越来越少,但邀请他们去养护树林的人,开始越来越多。

  悬崖上的植树人,正在慢慢变成悬崖上的守林人。

  “前人栽树,后人享福。我们种树,就是在给后人带来一种财富。”林云喜的话,意味深长。

  林云喜的女儿和女婿在广州创业,小有成就。妻子长年去照顾孙儿、孙女。女儿多次提出让他也去,他却连连拒绝。

  65岁的他,倔强地守着大山里的家园,守着一片茂密的山林。“林场的有些树还需要补种,那些林子还要养护。”

  曾经碰到进山玩耍的孩子揪扯树苗,平素性格温和的他,严厉喝止,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你们这些娃娃要晓得,种一棵树太辛苦了,一个人上山最多背15棵小树苗,爬半天的山,才能走到地方,要珍惜晓得不?”

  悬崖峭壁上,一群人在奋力攀爬,他们背着树苗、泥土、沙子、水……这样的画面,林云喜和很多人,会记一辈子。

  一片片荒山,变成一座座青山。置身葱茏之中,惬意悠闲。

  悬崖上的植树人,“下岗”了!

编辑: 龚正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94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