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刘廷兵作品:冬樱花在你的耳畔不诉说我的遥远
2021年08月12日 09:23:42  来源: 新华网

 

诗人刘廷兵。新华网发

 

  与你同行

 

  同行的日子

  总有你在左右,即或梦中

  从此没有困难的爱

  直到心底开花

 

  有你的地方均可故地重游

  无论是在金佛山腰

  任夕阳从天边燃烧到脚下

  总有一种并肩,让痛苦离开痛苦

  风变甜

  金雀花欢叫着绽放

 

  无论是在漓江的水中央

  任顺流的竹筏

  载满阳光

  我们站在流水上,映着青山碧螺

  瞬间,领悟到

  快乐来到时,爱必成美景

 

  无论是在滇池的眺望中

  自己的辽阔边

  冬樱花在你的耳畔不诉说我的遥远

  白鸥飞近时

  掠过一道道圣洁的光

  无论是在海南最南的礁石

  也不会刻下我们

  情到尽处的天涯海角

 

  想你的时候总是随叫随到

  无论朝阳放飞出赤橙黄绿青蓝紫

  虫鸣把一个个星辰唤醒

  无论是眼睫结冰

  灵魂中起了雷阵雨

 

  春天不是药引

  秋天用来怀念最好,远方的你

  还是那副模样

  同行的岁月,总是洒满光亮

  我们坦然相对的面前

  没有岐路

 

  夜吹笛

 

  夜闻吹笛

  梦中的七孔桥再现月色

  漏不掉的

  是我手指上

  按捺不断的情思

 

  我的人生

  多半在音乐中被煎熬

  是醒是醉不重要

  似幻似真已明白,不要冷泉

  不要灰雀

  留下重伤浅痕于幽深

 

  一如春风轻拂的早晨

  听着你的脚步声

  跟着你沉重的身影,我忘却了

  游山的初心

 

  你闻得到花香

  听得到鸟叫

  就是成不了游人,我们

  互为笛声

  怎能不领山峰的情

 

  霜色浓重的夜晚

  你吹起了一鸣三叹的清怨

  梅花飘落

  月色被你移走

  我忘了来时的心情

 

  今夜的悲怆,不需提醒

  我就能想到

  外面的寒冷,总是以看不见的方式

  被我忽视

 

  你我都一样

  身前留不住春光,身后仅留下笛声

  在断崖面前

  我不住地陪你叹息

 

  吹笛的人啊

  这夜色如铁,你能吹破么

  虽然,我是个

  喜欢拥有梦境的人

  但今夜,为什么连愿望

  也没有

 

  暗恋

 

  暗恋是我的事

  你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夜不知道

  风也不知道

 

  你无论行走在哪里

  都是一段令我心动的风景

  百听不厌的传说

  你走过的老街阳光流连

  你驻足的凉亭清风扑面

  你洗衣的三井巷一往情深

  贺家寨的护城池蓄满相思泪

  我在第一声鸟鸣里为你开花吐蕊

 

  御临河的月影还是那样长

  你雪捧的娇姿

  一尘不染

  明月湖的风声还是那样烈

  你那莺啼燕啭的细语,令我沉醉

  刹那朽木生恋,石头销魂

 

  暗恋是件灿烂的事情

  枯萎的柳枝因我惹动春风

  你明亮的眼睛,总是悸动我心

  你动人的睫毛,一闪就有幸福

  落在我心底

  仿佛夏夜的歌谣

  在引诱时光的情痴追逐星星

 

  想你,恋你

  都是暗中的事情,这等于山洞敲火

  黑夜打铁,也等同研墨无砚

  笔自空欢喜

  更相似于隔岸看花,独自

  用蜂蜜调水疗疾

 

  哦!暗恋是件多么灿烂的事情

  夜不知道

  风不知道

  你早迟会知道这个秘密

  待到云破日出时,面庞生春

  喜鹊欢歌

  我俩像个婚典

 

  四月,宽了起来

 

  四月

  宽了起来

  在这暮春之尾

  格外明朗

 

  山青得更青

  青到接近蓝色,水流得更美

  美到听时

  像在听琴声

 

  我的小村庄满面喜悦

  太阳像朵大玫瑰

  幢幢新房闪光,新路铺成

  风如丝绸

 

  插秧的人是一种忙碌

  送浆水的嫂子

  算村里最美的美妇,她一笑

  阳雀就叫

 

  啊!四月

  当我成为忙碌人时

  人在图画中

  满坡梨花,开成问候

 

  你就是春天

 

  寒冬不愿冰冻中歌吟

  被阳雀的叫声唤醒

  暗淡了的五光十色,就亮了

  推窗一望

  你就是春天

 

  春风被你乌黑的长发牵引

  它不到处乱撞

  只轻轻拂动

  辽阔的麦苗,怒放的油菜花

  让燕子飞起来

  像剪刀

 

  你往哪里看,风就往哪里吹

  你朝哪里笑

  哪里的欢乐得以澄明,你的内心

  桃红柳绿,弥漫香气

 

  春雨调和着万种来由

  一切好地方都喜悦起来,且有

  你销魂的湿意

  水很透明

  梭子鱼,想吻谁就吻谁

 

  春色在山巅

  静染一段缱绻的心绪

  好奇的深涧

  倾听着你衣裙上飘落的鸟鸣

  低处的湖边翻卷浪花

  等待云朵搁浅

 

  春光轻轻松松地随你而行

  你就是温暖

  把我所有的牵挂,一切的追逐

  浓缩成路上的风景

 

  你长发弯曲

  飘向遥远的前方,又飘回来

  如同思念缠绕

  啊!我不想把窗子关上

  因为你就是春天

 

  白云山,多么的静

 

  白云山

  我不但热爱你的云

  还喜欢你的静

  当万重青山,无一喧响

 

  风来得很直

  弯来弯去的山路上

  白云和我缠绕,谁家的女孩

  穿着白裙

  在白云深处,栀子花样

  香透了我的灵魂

 

  思念的芬芳无语

  停留在她的发髻,唇边有

  红豆般的痣

  像一个神秘的小地址

  熠熠生辉

 

  我不懂,竹林的无语

  但我喜欢

  笋子拔节时破壳的声音

  绿油油的情

  不懂白云的安宁

  赤橙黄绿青蓝紫,却只因一个忍

  白云便不汹涌了

 

  如今,白云,女孩

  暮春的我

  仍在为爱找寻云来的方向

  消失的暗香

  永久永久地,处于

  石头样的冷

  山茶花热烈燃烧中的静

 

  沿途花被泥土埋

  鸟被雾收走,风在微痛中轻拂

  有沉重加在我心,天际

  晴朗未现

  来来往往,依然是云

 

  红豆园里,疑问与疑虑

  纷纷赶来

  我的怀念只剩下一捧泪滴

  碧浪绿波

  淹没了我的额头

  廊桥上,雨一丝丝掉下来

  歌已湿润,爱已远去

 

  我无法丈量思念的深度

  逃到山房里

  用桐花风,冻却哀呜

  心檐上,黑瓦落下

  声声慢,雨水滴成牵挂

 

  烤炉旁,椅已倦

  我好想同焦虑一起打盹

  白云山

  这些风制造着艳事,云添加了情节

  我必须再次

  用寂静把白云填得满满

 

  是否让白云飘起来

  是否那时她七彩的身影纯洁如白云

  是否有人提醒我带伞

  叮嘱我添衣

  一切,去问沉默

 

  白云山,多么的静

  我记住了你失去白云的样子

  待星河,铺就

  天上的路那个夜晚

  我再回来

  不拥抱星辰,不拥抱白云

  只拥抱安宁的她

  你说,好吗

 

  简介:刘廷兵,重庆市渝北区人,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渝北区作家协会会员。时有散文和诗歌在报刊杂志和多媒体上发表。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陶玉莲]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75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