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企业高管应尽忠诚义务 不能干坑“东家”的事

  4月29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该院和辖区法院审理的劳动者权益保护典型案例。诸如:内部规章表意明确可作审理依据,企业高管应尽忠诚义务;技术人员辞职后再就业,是否存在竞业限制需直接证明;拒不提供办公条件,竟以连续旷工为由辞退员工。这些案例该如何处理呢?来看看法院是如何判的。

  案例1

  内部规章表意明确可作审理依据 企业高管应尽忠诚义务

  【基本案情】

  2011年4月,李某就职于北京某公司,从事质量工程师工作,后担任北京某公司重庆地区负责人。

  该公司于2016年6月颁布2016年版《内部规章》及《员工手册》。《内部规章》第十章“奖惩制度”规定:兼职、干私活或盗用公司名义在外从事类似业务或从事与本公司利益冲突的任何行为,属于严重违纪行为,公司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2014年7月,重庆某物流公司成立,李某系该公司控股股东,并于2017年5月成为该公司监事。重庆某物流公司连续五年与北京某公司签订仓储服务合同。2016年3月,双方签订配送服务合同。

  2019年4月,北京某公司向李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函》。

  李某遂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北京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4万元。2019年6月,该委出具《超时未审结案件证明书》,后李某诉至法院。

  【裁判结果】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北京某公司解除与李某之间的劳动关系是否合法。

  本案中,无论上述合同的定价是否合理,李某的上述行为均属于从事与本公司利益相冲突的行为,违反了劳动者应尽的忠诚义务,应获得法律的否定性评价。故,北京某公司系合法解除劳动合同,不应当向李某支付赔偿金。

  【法官说法】

  法律没有绝对限制员工与公司之间进行交易,只是这种交易行为一般不能发生在具有决策、监督、管理职权的员工身上。这类高级管理人员,存在利用特殊地位潜在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能性。因此,与普通员工相比,高级管理人员应对企业尽到更高的忠实义务。如果高级管理人员没有主动向公司披露其与公司的关联交易行为的,就违反了忠诚义务,公司有权在没有发生实际损失的情况下,单方解除与该高级管理人员的劳动关系。

  案例2

  是否违反竞业限制 需有证据证明

  【基本案情】

  2015年4月1日,某研发公司与王某签订劳动合同,约定王某未经同意不得在任职期间或离职后两年内担任与某研发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单位任何职务。王某在某研发公司从事血液灌流器的工艺优化工作,后双方于2017年12月4日解除劳动关系。从2018年8月起,王某与甲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甲公司的唯一股东为乙公司。

  某研发公司申请仲裁主张王某违反竞业限制条款,要求王某赔偿损失。仲裁时,某研发公司陈述与其具有竞争关系的系乙公司,还陈述只有其具备重庆市范围内生产一次性血液灌流器的资质。仲裁裁决作出后,某研发公司不服提起诉讼,请求王某赔偿因其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损失。

  【裁判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负有竞业限制义务的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构成竞业禁止。对于劳动者的竞业限制义务是否延伸至其用人单位的关联公司,劳动合同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双方所签劳动合同亦没有约定竞业限制的范围延伸至劳动者就职单位的关联公司,某研发公司亦未举证证明王某实际在乙公司工作。同时,从实际生产经营的角度,某研发公司陈述其在重庆独家生产特定规格的一次性使用血液灌流器,其未举证证明乙公司正在进行血液灌流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因此,某研发公司主张王某违法了竞业限制义务,缺乏依据。遂判决驳回某研发公司要求王某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劳动者在竞业限制期内到其他企业工作,如果劳动者在该企业从事的工作不属于与原用人单位约定的竞业限制范围,也没有证据证明劳动者实际上是为所就职企业的关联企业工作的情况下,原用人单位主张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法院应不予支持。

  案例3

  拒不提供办公条件 竟以连续旷工为由辞退员工

  【基本案情】

  阮某与江北某小贷公司签订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职务为业务员。2019年4月22日,阮某早上到岗时,发现其办公桌上的电脑被搬走无法办公,随后阮某向公司反映未果,只能离开工作岗位,某小贷公司也未对阮某的工作进行另外安排。4月30日,某小贷公司以阮某自4月23日起连续旷工超过五日为由,解除与阮某的劳动合同关系。2019年5月13日,阮某与某小贷公司完成工作交接。双方因工资差额、经济赔偿金等发生争议,阮某遂诉至法院。

  【裁判结果】

  某小贷公司搬走阮某工位电脑,迫使其离开工作岗位,继而在阮某无法提供劳动的情况下,以旷工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其行为不具有正当性及合法性,依法应承担经济赔偿金的给付义务。且在2019年4月22日至同年5月13日期间,阮某不能提供劳动是因某小贷公司原因,故阮某在此期间的工资某小贷公司应当照付。对于阮某要求支付经济赔偿金及拖欠工资的诉求,法院予以支持。

  【法官说法】

  为劳动者提供劳动条件系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用人单位经营不善,可以与劳动者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若用人单位拒不提供工作条件,导致劳动者无法正常工作,又以旷工为由解除劳动合同,旷工事实不能成立。劳动者主张单位系违法解除的,法院予以支持。(唐中明 张志清)

编辑: 黄京犀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392346